当前位置 首页 欧美剧 《纸牌屋第六季》

纸牌屋第六季

类型:欧美剧美国2018

主演:罗宾·怀特,迈克尔·凯利,德里克·塞西尔,杰妮·阿特金森,波利斯·麦戈法,保罗..

导演:埃里克·萨哈罗夫

剧情介绍

Netflix宣布,《纸牌屋》第六季将于2018年正式恢复拍摄。罗宾·怀特继续主演,应该就是主要聚焦于克莱尔这个角色了。不会有凯文·史派西,但是他饰演的下木总统如何处理还不得而知。跟以往每季13集的长度不同,第六季将缩短为只有8集。第六季也是这部Netflix旗舰剧的最终季了,具体回归日期待定。

克莱尔你这个毒妇!!!!

首发于公众号“影探”

ID:ttyingtan

作者:表姐

转载请注明出处


烂成一锅粥了!

没错,表姐说的就是它——

纸牌屋 第6季

House of Cards Season 6

前两天,美国中期选举靴子落地。

隔了8年,民主党重新“夺回”众议院,而参议院依然由共和党“镇守”。

美国国会再次分裂。

戏外如此,戏内亦然。

因为前段时间下木的扮演者凯文史派西爆出了性侵门,名声一臭,《纸牌屋》的编剧组只好把他写死。

原本是奇葩夫妻档的对手戏,如今劳燕分飞,变成了老婆克莱尔的独角戏。

真是应了那句话:

你大爷早就不是你大爷,你大妈依然是你大妈啊。

“克莱尔”这个角色,从一个温良恭俭让的三好妻子,到如今成长为一个独立的政坛人物,

其实从前几季的海报里,能看出点端倪来。

第一季海报里,下木这个姿势,完全在复制林肯纪念堂里,林肯那座最经典的雕像。

只是下木双手鲜血淋漓。

他在战斗,而这个战场上,没有克莱尔的位置。

第二季,克莱尔终于出场,然鹅,也只是作为下木的大后方。

第三季,她已经辞掉了公益组织的职务,坐上了第一夫人的位置。

可就算这样,她更多的也只是下木身边的陪衬,或者说,一个政坛的社交手段。

只有到了第四和第五季,她的女权意识才在老妈的刺激下彻底爆发,

从一朵小花,彻底蜕变成能跟下木并肩作战,也分庭抗礼的战士。

原本以为这支单线人物已经足够强大到撑起一季,然而看了之后...

好好一部政治剧,硬给拍成白宫“甄嬛传”的大女主剧到底是闹哪样啊????

你老公死前早就在大财阀那里给你铺好了平坦的康庄大道,

非要开着挖掘机荡平一切,你到底在想什么啊???

压不住国民良心记者团的曝光,干脆杀人灭口。

管不住下属的嘴,干脆杀人灭口。

发现被亲信出卖,干脆杀人灭口。

So???原来我特么在看一部犯罪片???

尤其是那个结局,打死我也不信杀死下木的凶手竟然是...

不说了,反正是一桶狗血淋头。

看了眼豆瓣评分,嗯...5.7...

果然没了下木这个镇海魂,一切都乱套了啊。

评论区一群跟表姐一样追了好几年的老粉,一边骂人,一边嗷嗷呼唤下木回归。

甚至有人说:《纸牌屋》,只看五季。而真正的《纸牌屋》,只有两季。

言下之意很明白:《纸牌屋》,我们只看下木就好。

为什么这么说?

反正最终季烂成这样也没啥好讲的了,解析《纸牌屋》今天也可能是最后一回了,

干脆咱们就敞开了唠唠下木这个怪人吧!

如果表姐是个男人,最想成为的,大概就是下木这个样子。

你说他急功近利、无恶不作,是个卑鄙小人?

我想换个词,枭雄。

枭雄和英雄不同;英雄救人,枭雄救世。

而且,枭雄有企图心。

下木的野心是什么?当总统,坐在权力的顶峰,青史留名。

一个男人,能有这样的野心,已经是很大的气魄。

更牛x的,是他有实现的本事。

最初的下木,也是个老实人。

出身穷苦,老爸是村里种桃子的。好不容易考上军校,连学费都是自己打工赚的。

后来考了法学院,毕业之后走上政途,从一个小议员一路走到民主党党鞭的位置,成了堂堂三把手,

多么励志、多么正能量的故事。

第一季刚开始,他兢兢业业地策划了沃克的整套选举,助他赢得大选,入主白宫。

满心盼着拥戴有功,可以换个国务卿的位置坐坐。

但谁也没想到,沃克挺大的人竟然玩赖。完事拍拍屁股就走,一转头把国务卿给了别人。

妈蛋,太美的承诺因为太年轻啊!

这才逼得下木出了杀招,也走上了成为枭雄的道路。

可是别忘了,登顶之路,一路踩着的,都是人头。

还记得一开头,邻居家的狗被车撞成了重伤。

他看了看,抬手把那只狗掐死,对着镜头打破了第四面墙,说出了他最经典的台词:

“我对没价值的东西没耐心”。

那没价值的人呢?

除了自己的老婆,所有人在他眼里,都被物化成了一枚周旋的棋子,一个上升的台阶。

这本身没什么,毕竟“人之初,性本恶”。

最强大的,是这个男人明明做了“坏事”,却不存在任何的道德困境。

他有一套坚不可摧的处世哲学来自洽,他也瞧不上那些冠冕堂皇的“道德”。

就像烤肋排的弗兰迪形容下木:一条响尾蛇。

对这样的人,进攻是本能,出手快而致命。

所以前两季对总统沃克的那场围捕,好看的让人拍大腿。

第一步,先“睡服”了一名记者佐伊,打了一场舆论战:

爆猛料搞臭现任国务卿,利用民意逼他下台。

造声势哄抬新任国务卿,借此机会安插心腹。

这招棋,既是在立威:你沃克有本事选别人,我下木就有本事把他搞下来。

又是在放一根长线:总统的卧榻之侧,已经有了我下木的人。

第二步,找了个炮灰议员彼得。

先给了他一闷棍,让他放弃辖区的船厂,有负于一众乡亲。

又给了他一个甜枣。

在这厮徘徊在堕落深渊的边缘时,一个箭步上前勒马,哄他去竞选滨州州长,既收买了人心,又壮大了自己的政治势力。

又在被老婆背后捅刀,竞选计划破产之后,毫不犹豫地把弃子扔掉。

接着劝手里无实权的副总统辞职,去竞选州长位置。

那么问题来了,空下来的副总统之位谁来坐呢?

当然是我弗兰克了。

第三步,政绩这玩意儿,只要敢抢总会有的。

当时总统沃克刚一上台就放过话:一百天不通过教育法案,我直播吃...

结果眼瞅着日子越来越近,老脸被打肿了还是没通过...

这时只见下木受任于败军之际,奉命于危难之间。

玩了几出离间计、苦肉计,妥妥让国会开了绿灯,

哪怕因此牺牲了一个老教育家二十多年的心血也在所不惜。

最终赢得总统信任,成功踏上了副总统的宝座。

这部剧里,权力之下,有清白如雪的人吗?

连后来跟弗兰克竞争总统之位的大法官,也从最初的公正廉明,变得无耻下作。

当年《纸牌屋》播出时的热度,直逼《新闻编辑室》。

但两个一比较,立刻分出了高下。

一个是理想,是乌托邦。

一个是现实,是修罗场。

理想太容易描绘了,把一切的阈值调高,一片圣光,一碗鸡汤,就足够人们自我感动。

但现实太难,太复杂,太黑暗,就像弗兰克的姓氏,underwood。

树木之下,阴影之中,藏着多少腐烂?

可也因为复杂,这个人物的层次才丰富起来。

如果说第一季出手极狠,第二季仿佛变了张脸,绵里藏针。

先是玩起了两面派,在外交问题上离间了总统和他的幕僚长。

虚与委蛇着砍断了他的左膀。

又派出自己的老婆挑拨总统和第一夫人之间的关系,后院起火。

不动声色地卸下了他的右臂。

然后吹耳旁风,让沃克跟多年老友,也是支持他的财团雷蒙德翻脸。

直接断了他的后路。

最后因为政治资金接受调查时,又怂恿总统交出行程单——

这么做的后果,是沃克看心理医生,吃精神类药物的事彻底败露。

群情激愤。

在他引咎辞职之前,下木用了最后一招:一封写着愿给总统做伪证的信表忠心。

他料定老实的沃克不会让他背锅。

果然,沃克一边辞职,一边感激地把总统宝座让给了自己的“真”朋友,下木。

正人君子斗不过阴险小人,正因为有一个致命弱点,叫“道德”。

有时候觉得,下木有点像另一个层面的许三多。

所有的目标,都只有那一个点。

所有的人,都要为这个目标服务。

甚至连自己,都变成了冲向靶心的利箭。

那句让每个人都沉沦的“食色,性也”,

只有他,吃了这么多年的烤肋排,因为舆论利用老板弗雷迪给他泼脏水,

他说不去就不去了。

食,断了。

勾搭上的记者佐伊,因为不听话,一掌把她推下地铁。

性,也断了。

这是一个坚强到刀枪不入,残忍到吃人不吐骨头的男人。

这也是一个干大事的枭雄。

记得在周易玄先生的《干支哲学》里,有一句:

英雄者,多类于圣贤。枭雄者,多类于无情。

英雄怀抱仁义,能让天下人负我。枭雄襟包似海,宁使我负天下人。

可有一个人,下木到底没有辜负,也始终做不到对她绝情。

他老婆,克莱尔。

很多人说他俩是政治婚姻,不上床不做爱,还分别有小情人。

表姐更多得觉得,他们是开放式婚姻。

两个人之间没有爱吗?可以确定的是,下木真的很爱克莱尔。

不是那种亲亲我我的小儿女,而是灵魂对灵魂的照拂。

当初求婚的时候,下木的求婚词是:

“如果你只想要幸福,那就拒绝我吧。

我不会跟你生一堆孩子,然后数着日子退休。

我保证你免受这些痛苦,也永远不会无聊。”

他是唯一懂她的人。

她也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他的人。

这段下木跟老婆和密查姆的私情,一直是《纸牌屋》粉的谈资。

果然老夫老妻都不用开口,只要你一个眼神肯定,我就知道你想...

但最让表姐觉得感动的,恰恰跟这刺激无关。

是下木夫妻联手击败沃克,入主白宫时,

下木邀克莱尔一起进办公室。

这时克莱尔轻轻一句:“你先进,我在外面等会。”

真叫一绝!

什么叫懂一个人?共患难吗?咬紧牙关最容易了。

难的是在这样的细微处,精准地摸透一个人的心思,成全了丈夫作为一个男人,小小的虚荣心。

很难说遇到克莱尔,到底是下木的幸,还是不幸。

或者两者都有。

幸运的是,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如此了解自己的人。

在她面前,他可以不淡定地摔盘子。可以在得知竞选败局时,缩在墙角哭泣。可以放肆地抽烟,像个小男孩一样打电动。

在克莱尔面前,他不但没有设防,还踏实地把心交了出去。

他只依赖这一个人,连忠心耿耿的道格都不行。

所以就算克莱尔给他惹了多大的麻烦,

即使是在记者会上痛骂俄总统这样重大的外交事故,

他也帮她顶了雷。

可最后,却是这个最信任的女人给了他致命一击,背叛他最彻底...

写到这,心里一酸。

倒不是可怜他,而是觉得这个人,这一生,真是孤独啊。

无限的权力,曾是他取暖的薪柴,最后玩火自焚,寂寥退场。

唯一的亲密伙伴,变成了最危险的对手。

这盘棋,下完了。是个死局。

可那又如何啊,大闹一场,悄然离去。

比起“人生如逆旅,我亦是行人”,更让人安慰的,是那句:

I came, I saw, I conquered.

我来了,我见了,我征服了。

文/表姐

(更多原创影评,微信搜索ttyingtan,或保存图片,然后扫描识别二维码关注,后台回复片名,一起来追剧~)

猜你喜欢

Copyright © 2024-2025 安琪影院 www.539m.com